配资同花顺

第1929章 崇祯的议税,潘朵拉的魔盒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抢救大明朝作者:大罗罗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qpz3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抢救大明朝》 第1929章 崇祯的议税,潘朵拉的魔盒
    “陛下,臣等恳请陛下恩准在湖广提高税率,并且行官绅一体纳粮及摊丁入亩之法......”

    襄阳皇城,承运殿上,朱翊铭领着荆王朱慈烟,吉王朱由楝,荣王朱慈炤,惠王朱常润,桂王朱常灜,岷王朱企?等六个湖广地区的藩王,异口同声,提出了让御座上的朱由检大为感慨的恳求。

    求多收他们的税!

    求官绅一体纳粮!

    求摊丁入亩!

    这种事情居然都求上了......别说朱由检了,就是朱元璋活过来见了,也一定会被感动的。

    朱由检看着这七个王爷,心想:真不愧是大明的亲王啊!都是真的爱大明胜于爱银子的。大明有他们这样的王爷,以后就不愁了。

    朱由检又叹了口气:上辈子之所以一个个死要钱,那都是因为自己这个皇帝不会要饭......老祖宗的手艺不能丢啊!

    朱由检露出赞许的笑容,温言道:“好好好,你们都是我大明的好王爷啊!”

    我们原来是好王爷......几个王爷同时松了口气——还是当好人的感觉好啊!不用担心被万岁爷灭了门!

    而且交税的感觉也好啊!纳税光荣.....真的!

    现在伪楚王就是想纳税,也不可能了。几个王爷都是消息灵通人士,他们都得到消息,那位伪楚王已经供认不讳了!他的确是个假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记起自己出身时候的事情了?

    既然供认不讳,那就要全家死光光了,想想都可怜啊!

    “不过......”

    怎么还有不过啊?

    七个王爷的心又悬了起来,难道不许我们纳税?没有你这样当亲戚的!

    朱由检顿了顿,又接着道:“不过朕不能一直呆在湖广啊!朕要是离开了湖广,还有人想交税,想官绅一体纳粮,想摊丁入亩吗?”

    想啊!

    我们做梦都想......你走!

    几个王爷都拼命点着脑袋,可是朱由检却不相信他们......这位表面上看着似乎才二十来岁的少年君王的内心,却是只一百多岁的老狐狸,老奸巨猾啊!

    “朕也知道你们,还有湖广的士绅,都是爱我大明胜过爱我家兄(孔方兄)的。”朱由检笑道,“但是朕也不能贪得无厌,收税也得有个限度......你们要交得太多了,朕也是不答应的!”

    “不不,万岁爷,我们愿意多交!”

    “是啊,我们的钱就是大明的钱,现在大明北方遭了天灾,我们应该要多拿些钱出来......”

    “陛下,臣不喜欢钱,就想多交税!”

    “钱财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们搞那么多也没用,还是拿去给需要的人吧!”

    几个王爷真的是爱国啊!

    要是上辈子他们有那么爱国,大明哪儿还会有甲申之难?不过爱国不分先后,哪怕上辈子不爱,这辈子才开始爱,那也是大明好王爷。

    朱由检欣慰地点点头:“朕就是怕你们太爱我大明了......都把银子交了税,自己省吃俭用,丢了大明王爷的体面,朕又于心何忍?”

    几个王爷听了这话,都是一脸感动——真是感动大明!

    朱由检道:“另外,你们是我大明的王爷,大明是你们的家啊......你们给大明朝纳税,就相当于给家里拿钱。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可是湖广这里还有那么多的士绅百姓,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你们如果带头多交税交重税,那他们怎么办?他们也一样交吗?他们交得起吗?

    所以这样收税是不行的......你们带头交税是好的,但是交多少合适,一定要好好商量,朕可不同意什么越多越好。”

    下面几个王爷听着朱由检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胡话,都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君到底是明是昏呢?

    朱由检嗯咳一声,便自设一问道:“可是交税的事情要怎么商量呢?”

    怎么商量?

    几个王爷也觉得奇怪——这事儿还有商量的?要能商量,一准是收不到了。

    朱由检笑道:“是啊,这事儿还带商量的!

    而且朕还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将议税和征税分开来!由各省的巡抚掌议税之权,去同全省的宗室和缙绅所推举出来的议税官去商量出年度的征税额度,包括全省的额度和下面各府的额度。”

    “万岁爷,真的要商量着收税?”

    “这事儿能商量吗?谁也不肯多交税啊......除了我们!”

    “对对,我们是愿意多交税的!”

    几个王爷提出了异议,他们都觉得全天下只有他们是真爱大明的。

    别人都是爱大明的银子!

    朱由检点点头,“诸位说的不错......不过朕也有办法去解决。首先,议税之会是巡抚主持的!而巡抚则是朝廷派出的官员,代表的是天子......如果巡抚实在议不下来,那么朕就会亲自出面去议!

    其次,朕会将各省各府(州)纳税多寡同进士、举人的额度挂钩。纳税越多举人、进士的额度也就越多。

    如果某个府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纳税......哪怕是遭了天灾,那么下一届的解试和大比,就没有该府學子的什么事儿了。

    第三,如果哪个省议税议得太少,那么朕就只能去那里要饭了!”

    皇帝要饭......士民遭殃啊!现在襄阳府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湖广,可没人再把朱由检要饭的事儿当个笑话来看了。

    朱由检放沉一些语气:“当然了,再怎么议,官绅一体纳粮及摊丁入亩是不能改变的,这是不议之题!”

    官绅一体纳粮及摊丁入亩其实是税负均摊的问题。

    明朝的税只要能均摊,就怎么都不算多了......总共10余亿亩土地,不过2600万的正税再加几百万辽饷,即便全部收齐也才3000多万。

    一亩不过取三升,怎么可能是重税?可一旦百分之**十的土地不纳税,那可就厉害了,纳税的土地所以负担的税收一下涨了几倍甚至是十倍,而且还有许多摊派和陋规也会压上去,小老百姓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而朱由检不可能满足于一亩几升的税,所以就必须要执行官绅一体纳粮及摊丁入亩——这两项“善政”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多收税而不是少收税......真要为了少收税,是没有皇帝愿意推行的。皇帝又不脑残,还能憎恨金钱吗?

    朱由检又道:“而具体负责征收的,则是下面的知府和直隶州的知州......为了让这些知府、知州可以收得上足额的钱粮,同时还能维持地方上的安宁。

    朕还会放权给他们.....给他们一定的兵权,还允许他们在一定范围内征辟僚属,还允许他们保举吏员兵卒当官,还会授予他们王命旗牌。

    与此同时,巡抚和三司的权限都要相应缩减。三司的权责,要尽可能归入州府,以后巡抚和议税官议出来的税,就由知府去收,一文都不能少收,否则就唯知府是问!”

    朱由检的办法就是虚省实州(直隶州)府,以后巡抚的责任就小多了,而知府则会变成真正的大府,权力堪比唐朝的一些小节度使!

    这么干的好处,就是责任到人,而且非常清晰——完不成任务找知府,出了什么纰漏也是知府的锅,不必向上峰,向左右去推。

    而且知府要完成的任务看着也不是很难,应该可以圆满完成吧?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